餐桌上的古巴

黎 瑾/文   2018-08-09 10:04:42

我抵达古巴的第二天,用 3 比索(CUC)在街边买了个热腾腾的芝士培根披萨。然而当地人买同样的披萨却只用了 20 古巴比索(CUP)。

1 CUC =25 CUP,一个约合人民币 5.3 元的披萨卖给游客要 20 元。就在这个瞬间,我懂得了古巴特殊的物价双轨制。这个经历了海盗侵袭、奴隶贸易、西班牙殖民统治、独裁与革命的国家,如今正处在社会变革的关键时期,餐桌也在跟着一起改变。

每家民宿的主人都竭力向我推销他们的早餐,在一个人均月收入只有 25 CUC 的国家,为一顿早餐付出 5 CUC听上去简直是疯了。古巴人不会这么干的,如果他们要吃早餐,会用 5 CUP解决。相对于民宿主人为房间花的装修、购买空调、保险箱等现代化设施的成本,早餐是利润高得多的生意。一壶咖啡、一壶果汁、一盘热带水果、两个鸡蛋、一个芝士火腿三明治、几只小面包,构成了一份民宿早餐的标配,当然,这些食材在古巴要不了多少钱———古巴的物价相当低廉,1 CUP 可以喝一杯咖啡,10 CUP 可以买两大条面包。只不过一般卖给游客不会是这个价,游客也不会花时间精力去买。

经年累月的贸易禁运之后,古巴的物资依然匮乏。供销社和面包店的许多货架都是长期空着的,我经常看见当地人在排队等待供销社开门,只为了购买一些基础的物品。

我的好几个民宿主人是中年大叔。比起上班,旅游业是更赚钱的行当,为此,他们不介意一大早就开始在厨房忙碌。

我想,这就是即便我住在当地人家里,却依然无法真实触碰当地人生活的原因。两种货币、两种物价体系,注定了我只能被固定在专为游客提供的消费享受中,努力去接受在 20 CUC 一晚的民宿,花 5 CUC 吃早餐是一种对主人辛苦的补偿。

随着后革命时期的经济改革,2011 年后才出现的私营餐厅如今遍地开花。国营餐厅也在不断改革,以适应不断涌来的游客需求。菜色更加创新与融合。

可是,这些都不会是当地人就餐的首选。更容易遇见当地人的地方是快餐小店。这里有 10 CUP 一个的芝士披萨,20 CUP 一盘的“意大利面”,40 CUP 一份的炸鸡配红薯片和黑豆饭。更便宜的,小摊上 5 CUP 一个的古巴三明治,再来一罐 10 CUP 的古巴“可乐”。所有的食物都有同样的特点:热量非常高,填饱肚子的需求远大于享受美食。

西班牙油条是最常见的路边零食,这种焦黄香脆、香甜可口的小吃是由百余年前的西班牙殖民者带到古巴来的。另一种古巴人喜欢的路边摊是炸丸子,在游人少去的小城马坦萨斯最常见。拇指大小的面粉丸子里裹着芝士,随着面团在油锅里变得金黄焦脆,芝士也融化进丸子里,起锅后再撒上一些粗大的海盐粒,吃起来外焦里嫩、咸香四溢。这也是西班牙殖民时期的遗物,只是最初的丸子里还裹着火腿粒。而在古巴人经历粮食危机的困难岁月里,火腿很快就被省略了,芝士的分量也几可忽略。

上一篇回2018年8月第8期目录 下一篇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6 毕业论文网 > 餐桌上的古巴